明朝末年,以当时的人才,究竟谁才能挽救大明?

1

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大明王朝以烂到了蕊里,无可救。纵有天神下凡也无力回天,一是西北干旱天灾人祸,不去赈灾救济,反而强力镇压,民以食为天。其二早以馅入经济危机,支不负出,兵马未动粮饷先行。所以从将军到大臣再到每名士兵,早以失去信心和信仰,随然为大了明王朝怜惜。但史就是史不骗人。崇祯皇帝朝三暮四,朝令夕改,疑心太重,不能知人善任才是大忌。从历史中寻求帮助,我看见了帝师孙承宗大人似是个挽天回力之贤。还有熊庭弼,卢文照,卢向升,孙传庭大人。既便有这群能人贤臣,崇祯也无回天之力,疑人不用用人不疑。






那我说个冷门的吧

被人戏称为木匠皇帝的大明熹宗——朱由校

(1620----1627)

明熹宗继位时,明朝正处于自土木堡事变以来最危急的时刻。

后金在辽东折腾四年了,万历四十七年的萨尔浒之战,更是在短期把明军的主力打的断了代,天启元年三月,后金攻克辽东的首府——辽阳,自此,辽东局势彻底崩溃,辽东成为了努尔哈赤的势力范围,明朝对辽东的控制已经名存实亡。

朝廷内部,东林党有拥立之功,在明熹宗即位以后,东林党自然受到重赏,大部分权力机关如吏部尚书这种被称为天官的职位,都被东林党掌控,再加上叶向高重回内阁首辅,三权中的相权已彻底被东林党掌控。士绅阶级掌控了朝廷。而正是东林党“众正盈朝”后的肆无忌惮。导致党争在天启朝再次出现。

而明熹宗虽执着于木匠工作,且大字不识又不常上朝,但他在位的七年,整个明朝的局势却远胜于万历末年,甚至要胜于“回光返照”的1638年。内部没有民变,流民处置得当,东南沿海的资本主义发展迅速,辽东局势逐渐好转,由万历末年被迫打成守势,转换为逐渐的蚕食反攻。此外还从葡萄牙人处获得了三十门红衣大炮,获得了轰死努尔哈赤的成就。

这得益于熹宗对朝廷局势的把控。东林党紧握大权时,他恰到好处的让魏忠贤去制衡东林党。在弟弟思宗的眼里,魏忠贤是必须去除的顽疾,是在内政上就毁掉大明的罪魁祸首。但在熹宗眼里,魏忠贤不过是皇室的狗,不过是去要东林党的狗,且在他的控制下,魏忠贤确实未曾对皇权构成威胁。

魏忠贤虽是一代权宦,但他确实对晚明有功劳,首先是朝廷内部,阉党取代东林党,满口圣言的书呆子被清出朝廷,阉党虽办事效率可能不如东林党,但办事却是实打实的办事。魏忠贤出身低微,了解民间的疾苦,便区别征税,东南地区的税增加且实打实的被收上来了,而普通百姓或贫民却并未加税,所以天启年间没有过大规模的民变,整体稳定,且辽东军队没有过像崇祯时期被拖几个月军饷的情况。

所以在明熹宗手下,魏忠贤是在家国民生方面确保内政安稳的一员。

那为什么不说魏忠贤挽救明朝而说天启皇帝挽救明朝呢,因为天启比他弟弟崇祯的脾气和耐性要好的多,在事情的判断上也要清楚许多。

魏忠贤曾想陷害孙承宗,因为孙承宗是东林党。天启表面不说,但心里一清二楚,再加上孙承宗是他的老师,所以他只是敷衍了魏忠贤一下,就把这事放过去了。如果是崇祯,再有才干的人,只要抗旨,且被他判断有反叛可能,就要受到牢狱之灾或杀头,前有袁崇焕,后有孙传庭,以至于后期无人可用。

所以只有天启皇帝才能挽救明朝,如果他活的久一点,那明朝有可能转危为安,战胜后金,重回原来,此时再让崇祯当皇帝,明朝将会再次迎来中兴。

明末乱世中,气数已尽的明朝也有不少名将良臣,如孙承宗、孙传庭、卢象升、袁崇焕等人,可惜崇祯帝用人不当,拿着一手可以翻盘的牌结果却打输了。

袁崇焕,抗清名将,死于皇太极的反间计,直到乾隆年间才被平反,对清战争中先后取得宁远大捷、宁锦大捷,是一个争议较大的人物,因为擅杀毛文龙,历来评价褒贬不一。

卢象升,明末名将,统“天雄军”,对农民起义军中皆战皆捷,对外抗清时亦皆捷,后被太监陷害,罢官,崇祯十二年,朝中无人可用后服父丧期间又被起用抗清,被人清军包围后,其他明军见死不救,力战而死,可怜一个王朝末年,君主被蒙蔽,一代名将竟以这种方式战死沙场。

孙承宗,明末军事战略家,大局观很强,对外修筑关宁锦防线,使辽东形势一度好转,并培养起用了马世龙、袁崇焕等名将,可惜还是因为朝廷排挤,空有一身大才却罢官在家闲居,崇祯十一年,清军侵边,高阳城破,拒绝投降,被清军杀害。

孙传庭,素有大将之才,一手训练的秦军,内镇李自成张献忠等民变无往不利,外拒清军,可惜还是受朝廷排挤,遭陷害,崇祯被蒙蔽之下将其下狱三年,使其惊愤下耳聋,崇祯末年被复用,兵员多是老弱病残,时瘟疫流行,战斗力所剩无几,加之朝廷催战,只能出潼关草率出战,后兵败战死,《明史》称“传庭死,而明亡矣”。

如果孙传庭不出潼关,利用潼关之险拖住李自成或许明朝就是另外一种局面了,可惜崇祯帝太过着急一直催战,使其战死,孙传庭死后,李自成进北京路上,守将要么望风而逃要么投降,再也没有一个可以阻止农民起义军的忠臣了。

如果崇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话,起用孙承宗,全力支持,一直信任的话,明朝又将是另一种局面,可惜崇祯能力不足疑心太重,再好的人才也是被埋没。

明末其实很多将领都很杰出,尤其孙承宗孙传庭两人皆是可以力挽狂澜之人,可以挽救明朝,可惜崇祯帝疑心太重,不会放心任何一个人,用人又不当,致使很多名将遭人陷害直接或间接而死,最后输掉了江山,输掉了祖宗社稷。

重用徐光启,听从徐光启建议,明朝肯定能起死回生

最有可能挽救大明的有三个人,一个核心,两个关键:核心是崇祯皇帝,关键是熊廷弼和孙传庭。

先说说崇祯皇帝,他年少即位便铲除阉党,重新启用袁崇焕,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上,都给黑暗的明末带来了一丝曙光,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。



而崇祯初年,也是君臣最为上下一心之时。当时关外的满清虽已步步紧逼,频频寇关,甚至一度打至京城下。但明朝的辽东野战军尚有实力与八旗对战,仍具备足以震慑满清的军力。而关内虽然农民军已起,当其势力仍不足以撼动明王朝。



换言之,此时的明朝还有很大的振作机会存在。如果此时崇祯能明白满清的强大已非十年八年能战胜,认清袁崇焕“五年平辽”计划的不切合性,采取韬光养晦之策,对满清能贯彻以战促和,尽快达成与满清的和谈,从中抽身来剿灭闯贼,安抚百姓,恢复生产,重修内政,整顿军备,填补财政。数年以后,大明将很有可能击败偏居关外的满清!

身为大明皇帝,崇祯才是明朝的核心,大明要何去何从,要向哪个方向发展,决定权始终在他身上,臣僚们不过是提议和执行罢了。



可惜崇祯刚愎自用,犹豫不定,奖罚不明,在攘外和安内之间摇摆不定,首鼠两端,最终才让明朝在双线作战中越陷越深,错失了很多翻盘的机会!

再说说熊廷弼和孙传庭,此两人一个关外一个关内,对大明的危局而言,可谓是擎天玉柱。

熊廷弼的抗金(满清)方略是非常有远见和成效的。他本人更是知辽知满的一线大员,对明朝来说作用巨大。



早在万历三十六年(1608年),熊廷弼就被受命巡按辽东,对当地的军政情况了如指掌。萨尔浒惨败后,明军关外精锐尽失。

但此后,熊廷弼以兵部右侍郎代杨镐经略辽东,辽东抗金局势便立马有所好转。他到任后招集流亡,整肃军令,造战车,治火器,浚壕缮城,守备大固。



以守代攻,一步步巩固辽东战线,避免后金势力进一步扩大。可以说,熊廷弼的存在是大明的一颗定心丸。无奈被那个王化贞所误,致使兵败,广宁失守,获罪而死。

最后是孙传庭,他在剿灭农民军的战争中表现出色,先败高迎祥,后又与洪承畴一举击败李自成,使其一度仅剩18骑突围。在孙传庭的努力下,关内的局势曾一度好转。无奈又是崇祯,使其下罪入狱。



最后在大厦将倾之际,崇祯又启用孙传庭,最后又是崇祯,狠狠的坑了他一把,催促他出关应战,在军备不足的劣势下兵败身死。因此,也有人说:“孙传庭死而明亡”!

我也说点个人观点。本人觉得明朝之所以覆亡,关键问题出在崇祯帝身上,崇祯出生于1610年,4岁丧母,10岁丧父,12岁受封信王,17岁即皇帝位,史载其鸡鸣而起,夜分不寐,往往焦劳成疾,宫中从无宴乐之事。初看起来,崇祯是个明君,勤于政事,不尚奢靡,继位之初,干净利落地除掉了魏忠贤阉党集团,朝政一新,四海争颂,之后更是宵衣旰食,为国事操劳,但大明江河日下,至崇祯十七年,李自成攻破北京,自挂于景山弯脖树。崇祯的悲剧,史书评其:性多疑而任察,好刚而尚气。任察则苛刻寡恩,尚气则急遽失措,还是比较客观的,崇祯一朝历任14个兵部尚书,而且换了54个内阁,自缢前言文臣武将皆可杀,只有个太监跟随,众叛亲离呀,李自成进京,仁义道德满口的士人,争先恐后去朝觐,殉节者寥寥无几,说明什么?要说崇祯一朝,将帅还是不少的卢象升、袁崇焕、孙传庭那个不能独挡一面,至于象傅宗龙,洪承畴,杨嗣昌等辈就更多了,文臣有一大批号称清明的东林党人,可见并非是朝野无人,而是崇祯帝,不识贤愚,不辨忠奸,不会用人,卢象升兵少战死,袁崇焕凌迟,孙传庭下狱,崇祯所为均是亲者痛,仇者快之事,将帅统兵在外,太监监军于其侧,其在朝廷瞎指挥,动辄下旨严责,稍有失利,就是死路一条,以至于后期无兵可用,无将可调。农民起义李自成、张献忠辈纵横关内,直击潼关,皇太极兵抵山海关,大明已是风雨飘摇,可崇祯帝除了下罪己诏,无一应对,面对无粮无饷的官军,即不发内帑,朝臣不捐助也不追究,面对李自成、皇太极主动议和,也是死要面子不闻不问,不敢担当合议的骂名,坐看江山易主,明知事不可为,不派重臣良将护太子携传位诏书赴南京,以备不测,以致崇祯死后藩王争位,让满清坐收渔人之利,使生灵涂炭,百姓流离失所,华夏文明大倒退,崇祯这个昏君,真是历史罪人。有崇祯在,即使是张良萧何重现,管仲乐毅复生,也是无济于事啊!可见不作为可怕,乱作为更可怕!!!


到了崇祯后期,有俩人能救明朝,孙传庭与洪承畴。

1、洪承畴能给大明续命

洪承畴和曾国藩有相似的地方,都是文人统兵,做事兢兢业业,一丝不苟。

不一样的地方是,福建人洪承畴比曾国藩会打仗。

曾国藩打仗比较呆板,结硬寨,打死仗。

(洪承畴)

这点上洪承畴不一样,在延绥的时候,洪承畴就经常与诸将率骑兵奔袭。

到了陕西总督后,更是“横戈马上行”。

可以说,到了这一步,洪承畴已经擅长山地战、野战、奔袭战、多兵种协调作战、大战场指挥调度,是一名出色的统帅。其指挥艺术不亚于甚至超过了袁崇焕。

(松锦会战)

在松锦决战中,被干涉太多,才能没法发挥。

真正发挥才能的是归了清朝后,在江南经略,在西南经略,以另一个形式再造天下。

2、根本上就明朝的孙传庭

单就军事能力而言,孙传庭没有洪承畴的历练,会差一些。

但孙传庭练兵能力一流,能做到步兵克骑兵,来自农民军的降兵被他训练的有声有色。

更深层次的是孙传庭在军事上能做到当时的总体战。

(孙传庭)

《明史》记载孙传庭担任总督后,“募勇士,开屯田,缮器,积粟,三家出壮丁一”。这是明末唯一一人采用的总动员作战。

更关键的是孙传庭有改造国家的能力,真正清理积弊。明朝军队有军田,但慢慢就像官田一样变为私有了,这些属于国家的财产,谁都知道是国家的,还专门成立了清军御史、清军道、在州县甚至有清军同知,就是负责清理屯田。活脱脱从上到下建立了清理屯田委员会,由专人负责。但啥都没解决,除了定期上报成果外。

(孙传庭之问)

孙传庭一没添加人,一没要政策,就靠自己就把西安三卫隐没的财产给清理出来了,一年增加了20万银子,够他练兵作战了。如果由他主持,推广全国,将会民不加增而国用饶

总结:

洪承畴的军事指挥水平太高,确实有能力挽救危机。

孙传庭练兵、指挥、动员、社会改革全方位的人才,是救世的大才。

欢迎关注、点赞、吐槽,我是一枚明粉,给你不一样的史学评析,期待你的评论,期待你的分享

明朝末期,最后一次挽救危亡的机会在天启年间,能挽救明朝的就是天启皇帝朱由校。天启皇帝15岁登基,22岁去世,这7年中,他依靠魏忠贤,干了许多事情,基本扭转了万历晚年明朝大衰败的颓势。我们来看看:



1.重建了朝廷权威。

天启皇帝的爷爷万历皇帝时期,大臣们不把万历皇帝放在眼里,大家想骂就骂,想不上班就不上班,纲纪废弛,万历皇帝没有办法。天启皇帝通过魏忠贤大肆打压、屠杀不听话的官员,四处安插亲信,基本重建了朝廷的权威。重建了朝廷权威就是解决了大问题,解决了内部矛盾。干事创业必须要团结,团结就是力量,扯皮啥事也干不成。



2.稳住了辽东形势。

天启皇帝一上台,后金就攻克了辽阳、沈阳等辽东重地,为此天启皇帝采取战略收缩的办法,构建宁锦防线,并大力支持毛文龙在鸭绿江口的皮岛屯军,与宁锦防线成掎角之势,前后呼应,使得后金不敢深入内地。实践证明,这个效果很好,毛文龙和袁崇焕一前一后成功牵制住了皇太极,暂时解决了外患问题。

以上两项工作解决了内忧外患的大问题。



看接下来的工作:

3.裁汰了一批冗员。

天启年间,为节省开支,天启皇帝进行了整编工作,大力裁撤冗员,提高政府效能。这是明朝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机构改革、整编(《明熹宗实录第五十七卷)。


4.推进了宗室改革。

对宗室制度进行改革,采取俸禄包干制,不管你家生了多少孩子,朝廷给的俸禄是固定的。此外,在其他方面也对宗室进行限制,鼓励宗室捐款用作军费。后来,浙江嘉兴贡生钱嘉征弹劾魏忠贤的十大罪里面的第五条:克削藩王封爵。魏忠贤敢对亲王动手,厉害吧?明末的藩王开支成为朝廷的负担,对藩王改革是必须的、十分正确的。沿着这条路走下去,势必可以不断减轻朝廷包袱。没有天启皇帝的授意,魏忠贤敢做这事?



5.改革了税收来源。

天启皇帝上台时,明朝已立国已260余年,财富越来越集中在皇室和官僚士大夫手中,他们通过工商业攫取巨额利润,却只要交很低的税,甚至不交税,万历皇帝无力解决这个问题。天启皇帝通过魏忠贤拿东南地区的富人开刀,大幅度提高工商税与海税,解决了军费来源,向富人要钱,不会动摇统治根基。



这三项工作是着眼长远的工作,合情、合理、合法,节流与开源并举,天启末年,明朝呈现出中兴的端倪。

只是,天启皇帝命太短,22岁就驾崩了,弟弟朱由检上台后,没有坚持这个战略,而是改变了哥哥天启皇帝的做法,最终导致民穷财尽而亡国。

明朝末期,已经不是谁能挽救的问题了,因为积难太多,大明的灭亡已经成了必然趋势,无非是早一天亡晚一天亡的问题了(估计伪明粉们和明吹们要开喷了)。

明朝灭亡的根本原因,就是政府财政赤字,朝廷穷的一批。而没钱有是因为三个原因:藩王、卫所和税制。首先是藩王问题,朱元璋规定藩王不纳税,而且政府还要出资补助。原本朱元璋时期藩王就十几个,而且基本上是戍边,后来朱棣篡位,把藩王迁入腹地,政策依然不变慢慢的,藩王越生越多,能交税的土地也越来越少,政府反哺的钱越来越高。因为藩王不纳税,所以有不少富农和地主士绅为了逃税,就把土地划给藩王,当然了,藩王也只是名义上拥有这些土地,实际上只收钱。这也是为啥最后明朝国库空了,但是随便杀一个藩王就是一堆钱。

再者是卫所,因为卫所周边的地主会和卫所千户勾结,名义上把土地交给军屯,其实就是给千户钱,然后逃税。

最后就是税制,明代商业税之占总体税收的1/12,而且基本没涨过,大明税收主要依靠农业税。问题是明代不像清朝享受到了高产作物带来的农业恩惠,长时期的海禁也使得大明国贸水平低下(说实话,清朝好歹还有官贸和特权民贸),再加上土地税收不断缩水,整个税收制度改动不大,所以大明的财政税收是一天不如一天。到了崇祯时期,明政府连军饷都很难发的起了。

当然,大明的皇帝和臣子也不是没有努力,可以说其中最有成效的就是张居正了,不过所有的改革都是治标不治本,藩王问题解决不了,税制不能大洗牌,大明最终还是会死在财政上,但是又有谁干动皇家的饭碗呢?

另外不要把明亡赖到东林党身上,事实上东林党才是当时最有可能救国的群体,因为他们还有理想和抱负。但是崇祯用人非常任性,在崇祯朝的17年里,他先后更易内阁“宰相”50人(其中处死2人、充军2人),任免刑部尚书17人,兵部尚书处死2人、被迫自杀1人,诛戮总督7人、巡抚11人。官员更换如此频繁,简直前无古人。当然换掉的人中有不少是备受大家诟病的东林党成员,也不怪东林党不作为,你怀着一腔治国之志,却摊上这么个意气用事的领导,你气不气,你还会好好干?十有八九就混日子了,或者干脆跳槽或辞职,写点皇帝是天下公敌的文章。也不怪东林党跟朝廷对着干,你皇帝这么当,我们凭啥卖力?爱国就要付出一切,又不是民族教育时代。当然东南的抗税也不是就从崇祯朝开始的,自大明开国以来,江浙的税负就很高,尤其浙江。万历后期,政府为了捞钱,搞了个收矿税的名头,结果被派往各地的宦官弄成了搜刮民脂民膏,惹得民沸洋洋。最后市人阶级兴起,就是为了对抗国家不公正的税收。组成人员包括了工农士商,其中士人就是日后东林党的雏形。总有些对明史了解的一知半解的人赖东林党阻碍国家收商税,其实真正掏空大明腰包的就是前面说过的王爷们。的确李自成在北京官员家中搜出白银万两,但是做官有几个不贪的,更何况明朝工资这么低,不贪没法活啊。但是这些钱跟李自成从福王他们那些人的王府里搜出来的金钱相比,简直九牛一毛,没得比。

文官用不好,武官崇祯也是用不好。用袁崇焕,战时将袁崇焕拘禁,犯了兵家大讳,弄得辽兵差点哗变。这边刚刚说全力支持孙承宗,接着就顶不住压力把孙承宗撤职了。孙传庭护卫京师有功,只是出于战略考虑没有听从崇祯的指挥,就把人家下了大牢,之后也不管什么战局,让孙传庭白白的进了李自成的虎口。瞎安排瞎指挥坑的卢象升洪承畴一个战死一个头像。对于孙元化这种技术人才也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了。每次大明的战局有所改善,就会被崇祯给搅黄了。

所以说,到了这份上,就是神仙,也救不了大明了,其实明亡不可怕,可怕的是随后华夏也近乎灭亡了。

任何一个王朝进入末期都不是一个人可以挽回的,所谓气数已尽。

明朝的灭亡不是一个人造成的,长达287的历史,中后期的问题会比较突出,但是隐患很早就有。

明朝的灭亡很多人观点不一,有人说亡于万历,有人说亡于天启,有人说亡于崇祯,其实明朝的灭亡原因很明确,明朝亡于党争。

明朝的宦官和内阁的争夺从成化就开始了,之后皇帝各有有特点,但是没有人解决这个问题。

明朝在朱棣建立内阁之后,皇权就受到制约,言官成为职业内阁的舆论打手,连皇帝都敢喷,到了朱瞻基,内阁拥有票拟权,但是皇帝拥有批红权,之后批红权力到了司礼监秉笔太监的手中,明朝宦官集团开始走上历史舞台。

明朝内阁有坏人,比如严嵩,有好人,比如徐阶高拱张居正,但是他们对皇帝的威胁太大了,皇帝只能走到宦官一侧。

在明末三大案之后,东林党达到巅峰,之后阉党上台,明朝自此万劫不复。

我形容明朝是一辆车,朱元璋同志制造了这辆明朝牌汽车,之后把车钥匙给了朱允炆,结果副驾驶的朱棣不服,自己开车了。仁宣时期这辆车开始升级,结果朱祁镇把车开到沟里了,好在有于谦把车拉了回来。之后时快时慢这辆车到了嘉靖开始无人驾驶,只能请代价,万历不喜欢代价,之后明朝疏于保养,到了天启已经跑不动了,结果崇祯上手没几年就报废了。

其实崇祯最后时刻有机会拯救明朝,可惜大臣不同意他和清军议和,崇祯上吊的时候说诸臣误我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本文地址:/information/810.html

枇杷百科

https://www.coesign.com

网站地图

Powered By枇杷百科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

感谢枇杷百科技术支持